秋霞2019理论2018年成片

首頁 > 卓立獨行 > 客家政要
肖揚

肖揚(1938年8月-2019年4月19日),男,汉族,广东河源人,196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2年1月参加工作,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毕业,大学学历。

 男,漢族(1938年8月—2019年4月19日),廣東河源人,1966年5月加入中國共産黨,1962年1月參加工作,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畢業,大學學曆。2008年12月被推選爲中國法官協會名譽會長。中共第十五屆、十六屆中央委員。

      履历

1957年至1962年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學習。 

1962年1月至8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法幹校教師。 

1962年至1969年廣東省曲江縣公安局幹部。 

1969年至1975年廣東省曲江縣委宣傳部幹事,縣委辦公室幹事、副主任。 

1975年至1981年廣東省曲江縣龍歸公社黨委書記,縣委常委兼辦公室主任。 

1981年至1983年廣東省韶關市武江區黨委書記,清遠地委副書記。 

1983年至1986年廣東省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黨組副書記。 

1986年至1990年廣東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黨組書記。 

1990年至1992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黨組成員、檢察委員會委員。 

1992年至1993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黨組副書記、檢察委員會委員。 

1993年至1998年司法部部長、黨組書記。 

1998年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黨組書記、審判委員會委員。 

2003年至2008年,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1]

相關

也许,在东交民巷27号院里,我们将看不到肖揚和警卫员午后散步的身影。 

但是,他的經典話語依然余音繞梁——— 

“无知者不能当法官,无能者不能当法官,无德者同样不能当法官。” “迟到的公正也是一种不公正。” 

“各級法院要以‘刮骨療毒’的勇氣,‘壯士斷臂’的氣概,堅決徹底地清除法官隊伍中的害群之馬。” 

“一个最具平民情結的首席大法官,一个最具魄力的司法改革家,一个最具朝气的当代法学家。”十年来,最高人民法院第十任院长肖揚在许多人心目中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現在,他要告別那位于最高法院東樓的辦公室,告別那奔波忙碌的生活了。 

肖揚带给了中国什么?一位法律学者说,他带给中国司法的一切将由历史去检验。“但是,作为法律人,我们感谢他。假以时日,五年,十年后,中国人都会感谢他。” 

平民情結

2008年03月10日下午,肖揚来到了“家乡”团———广东省人大代表团时 

深情地说:“从一个山村的少年,成为共和国首席大法官,我从内心深处感谢党对我多年的培养,感谢全国人民特别是广东人民对我的鼓励、支持和信赖!”肖揚的动情讲述引发一片掌声。 肖揚不只对家乡人好,平日里的他也总是那么平易近人。肖揚参观修缮一新的最高法院办公大楼时,微笑着对陪同的有关领导说:“搬进新大楼,作风要改,会风也要改。以后一般会议,主席台不一定要坐那么多人。工作人员常为排座次烦恼。可以谁主持,谁坐台上,其他领导坐台下。我也可以坐台下。” 

了解肖揚的人都知道,他的内心深处始终怀着对困难群体的深厚感情。 

在担任司法部长期间,肖揚亲自倡导建立了中国的法律援助制度,使许许多多“有理无钱”的农民、下岗职工、残疾人等,平等地享受到了法律的阳光,打赢了官司。 

说起肖揚,被称为“挽救浪子的韩妈妈”的韩雅琴有着美好的回忆。 

一次在人大会议上参加山西团小组会时,一位全国人大代表的发言引起了肖揚的特别关注。这位代表叫韩雅琴。 

65歲的韓雅琴,是來自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嶺區的一位基層代表。她創立了英輝建安公司,多年來吸收了108名解除勞動教養和刑滿釋放人員。她在山西團發言時,激動地呼籲全社會幫助挽救這些失足人員,不要歧視他們。 

第二天中午,肖揚专门约见了韩雅琴。 

“感谢你做了一件对国家、对社会非常有意义、有贡献的事。”肖揚说,“你要不收下这些孩子,他们很可能重新走上犯罪道路。青少年没定型,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没人注意他们,就会被坏人拉过去了。你把孩子抢回来了。现在一个家庭就一个孩子,孩子不成长,家长最痛心啊。” 

临别,肖揚紧紧握着韩雅琴的手说:“你回去跟他们讲,要走好路、走正路、走光明路,千万不要再走回头路。” 

魄力十足

有人说,肖揚在法院的十年,是司法改革大刀阔斧的十年。 有人说,肖揚让人们看到了最高法院在当下最顽强的一面。 

 

2007年,肖揚完成了他任内最后一件大事,收回了死刑复核权。 2008年2月27日,肖揚来到新刑事审判大楼看望法官,在任内最后一次直接与死刑复核法官面对面谈话。 

他几乎走遍了所有办公室,并同主管副院长、庭长、副庭长座谈。他说,责任重于泰山,希望法官们把“疑者不杀、杀者不疑”精神坚守到底。 如果说,最高法院收回了下放26年的死刑复核权,是肖揚任内的最后一件大事。那么,1998年底,中国法院全面实行审判公开,应算是肖揚任职后做的第一件大事。 

人們清楚記得那一年,手持身份證的普通公民和持記者證的媒體記者可以走進“神秘”的法院大門,親耳聆聽法庭控辯雙方的交鋒。 

对此,肖揚认为,公正不仅应当实现,而且应当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 

“正义是看得见的正义”这些法治文明的常识性表达,常被法学者们提及,但从中国最高司法官员口中说出此话的,肖揚是第一人。 

回望这位以推动司法改革著称的首席大法官任内进行的众多司法改革,人们可以清晰地记得: 1999年,最高法院从资深律师和学者中选拔法官; 

2001年起,初任法官必须通过国家司法考试,中国从此告别了以政治合格为主的法官任用标准; 2002年,中国法官卸下半个世纪有着专政色彩的肩章*********,换上法袍用上法槌…… 

2002年7月,肖揚第一次提出了“加强法官职业化建设”的命题,并把“法官职业化建设”确定为法官队伍建设的主线,“法官职业化建设”的提出,成为人民法院队伍建设史上的里程碑。 

肖揚认为,从下级人民法院法官及其他法律人才中选拔优秀人才到上级人民法院担任法官,是推进法官职业化建设、提高法官队伍整体素质的重要途径。十年间,最高法院调进一批法学工作者,提拔了160位高级法官,选拔选进大法官十多位。 

从2003年开始的新一届任期,肖揚加大司法改革力度: 

改革和完善死刑核准制度,尊重和保障人權,促進社會和諧穩定; 

改革和完善再審制度,解決人民群衆關心的申訴難、申請再審難問題; 

改革和完善執行制度,加大執行力度,解決人民群衆關心的“執行難”問題; 

改善和完善案件管轄制度、審判委員會制度、人民陪審員制度、未成年人審判制度…… 

每一項改革都圍繞四個字———人民利益。 

2004年11月,为表彰肖揚对内地法制的基础建设和培育内地法律专才方面所作的卓越贡献,香港城市大学特颁授荣誉法学博士学位给他。 

2005年9月,世界法学家协会授予肖揚“世界最高正义奖”,并推荐他为世界法学家协会名誉主席。 

開明智慧

在肖揚身边工作过的人都说,有他在就有朝气在。 

一位知名时事评论员听过肖揚的演讲。他说,“精彩程度不亚于法学家,说理充分而且充满激情”。 而在最高法院的内部讲话中,肖揚常以其开明和大胆让很多法官击节叫好。 

肖揚的文字能力也让他身边的每个人折服,给他写稿的人多数深感压力。 

“肖揚要求语言凝练、表述准确,要求使用法言法语,他反对使用一些不符合法律表述的用语。”肖揚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说,“2004年的最高法院工作报告,肖揚为了在写法上有所创新,连散步和洗澡时都在想,想出一条记下一条。” 

最高法院的一位法官评价肖揚的智慧“很现代”:“肖揚对当代法治观念的体认,常让人觉得他不是50年代的法科生。” 

1938年出身于广东河源县贫苦家庭的肖揚,天性中携着客家人强大的抱负心和宽阔眼界。20世纪60年代初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在政法部门辗转几十个春秋。 

20世纪80年代,肖揚在检察院任职期间,致力于反贪事业。他创立了全国第一个举报中心、第一个反贪污贿赂工作局,主持起草了《反贪污贿赂法(草案)》。 

在他當司法部長的第二年,他力推給中央領導舉辦法制講座。 

1994年12月9日,中央第一次法制講座在中南海舉行。 

肖揚清楚地记得,在那次讲座后的第十四天,江泽民同志在人民大会堂小会议室见到他时说:“这次中央法制讲座讲得很好,第二讲什么时候讲?” 

肖揚回答:“我马上回去准备。” 

江澤民同志說:“好。以後,中央法制講座要規範化、制度化,每年講一至兩次,形成制度。” 

就这样,1995年1月20日,第二次法制讲座就开讲了,同第一次只相隔一个月零十一天。 到2002年10月,中央法制讲座共举办了12次。 

2002年11月黨的第十六次代表大會以後,以胡錦濤爲總書記的新一屆黨中央更加重視領導幹部學習,中央政治局幾乎每個月都要進行集體學習。 

肖揚回忆说:“2002年12月,胡锦涛同志就任总书记后第一次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就以宪法为内容。” 

接近肖揚的人这样解释他的开明:他历经中国法治衰兴之路,他从开风气之先的广东起步,他爱好的法律史给他以熏陶。